夏志刚简历,简介 利尔化学公司夏志刚简历、年龄、学历 利尔化学股票 2020

发布时间:2020-09-16 12:07:55   来源:网络 关键词:夏志刚简历

夏志刚简历,简介 利尔化学公司夏志刚简历、年龄、学历。

夏志刚
职务:副董事长,非独立董事
任职时间:2019-07-09
年龄:54
简介:
夏志刚先生:中国国籍,汉族,1966年出生,研究生,中共党员,高级政工师,现任天津金耀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等职务。
曾任天津市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党委组织部部长、党委统战部部长,董事会秘书等职务。
2019年7月9日任职于山东东宏管业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职务。

【利尔化学】新闻资讯

如何看待预期博弈对债市的影响?【利尔化学夏志刚】

来源:明晰笔谈

核心观点

上半年,宏观政策成为债市博弈的焦点,5月份以来的债市调整主要源于货币政策收紧和债市预期差。下半年随着宏观政策思路逐渐明朗,预计债市的主导逻辑将回归基本面,基本面的预期差将为债市打开交易窗口,短期内可以适当博弈经济修复“斜率”放缓。站在当前的点位,可以对债市适当保持乐观。

上半年市场情绪跟随政策预期摆动。2-4月银行间流动性极度充裕,宽松的融资环境使债市投资者获利颇丰,随着IOER下调,市场情绪向过于乐观的方向摆动。随着疫情逐渐过去,特殊时期的政策工具慢慢退潮,5-6月债券供给压力和持续不断的政策预期差逆转市场情绪,情绪的钟摆又摆向了过于悲观的方向。

下半年基本面预期大概率成为债市博弈的焦点。下半年财政力度大致确定,央行态度逐渐明朗后,债市博弈政策的权重在下降,基本面预期博弈的权重在上升。随财政力度的确定和央行调控回归正常化,政策预期差的来源转为对基本面的预期差,其边际变化可能成为债市博弈的焦点。

利率本身就是资产价格的一阶导,若要博弈未来基本面,博弈的是基本面数据的二阶导。从含义上,利率就是资产价格的对数对时间的一阶导。由于实际GDP、工业增加值、商品价格等基本面指标与资产价格同步,那么它们的一阶导与资产价格的一阶导也同步。若要博弈利率的变化,实际上就是在博弈这些基本面变量的二阶导。其中,工业增加值的二阶导对长端利率的影响更为明显。

以2009年和2019年为例:工业增加值二阶导与利率的关系紧密。2009年4月和8月公布的工业增加值增速数据,短暂“修正”了当时债市对于基本面过于乐观的预期,使4-5月、8-9月利率均有所下行。2019年3月的工业增加值增速超出趋势值上升到8.5%,基本面的表现好于市场预期,利率持续上行。到下半年,三季度疲软的工业生产表现又把8、9月份的利率拉到年内的最低点。

怎么看6月工业增加值的二阶导?虽然高频信号出现一定分歧,但总体可以判断6月工业增加值增速的修复“斜率”放缓。在南方暴雨的影响下,螺纹钢需求和库存去化放缓反映出投资端和生产端复苏进程推迟,端午假期出行消费情况体现需求整体疲软,大部分高频信号对6月基本面边际利空,可能造成短期的预期差。

债市策略:6月的基本面预期差可能为债市打开交易窗口,站在当前的点位可以适当乐观一些。随着疫情过去,特殊时期的政策陆续退出,下半年货币政策可能跟随基本面随行就市。预计债市将回归基本面逻辑,基本面预期差可能打开债市的交易窗口,短期可以博弈6月经济修复斜率不及预期的可能。工业增加值的二阶导或工业增加值增速的斜率可能会有所放缓,如果基于前期的基本面和政策面信号定价,那么债市很可能已经超跌了,接下来基本面复苏或相对乏力、货币政策纠偏后或重新有降准降息落地等等都将捋顺收益率曲线,长端利率可能存在一定的交易机会,我们仍然维持10年期国债收益率水平的中性区间为2.6%-2.8%的判断。

正文

上半年,宏观政策成为债市博弈的焦点,5月份以来的债市调整主要源于货币政策收紧和债市预期差。下半年随着宏观政策思路逐渐明朗,债市的主导逻辑将回归基本面,基本面的预期差将为债市打开交易窗口,短期内可以适当博弈经济修复“斜率”放缓。

上半年博弈政策

市场多空情绪的摆动。2020年上半年的债市表现可谓是波澜起伏,疫情之后银行间宽松的流动性使债市投资者获利颇丰,市场情绪向过于乐观的方向摆动。随着疫情逐渐过去,特殊时期的政策工具慢慢退潮,市场在乐观预期迟迟不得兑现的情况下,情绪的钟摆又摆向了过于悲观的方向,利率直逼疫情前的水平。对于政策预期的博弈和预期差是上半年债市演变的主基调。

2-4月:宽松的流动性和货币政策信号的强化。春节过后,频繁的货币宽松,包括降息降准以及再贴现再贷款的投放,为银行间注入了大量的流动性。另一方面,居民企业支出下降存款上升,4月政府存款超季节性下降等因素都使得银行间流动性极度充裕,短端资金利率降至历史低位,距离下调前的利率走廊下限IOER已然不远。在这种环境下,非银金融机构滚隔夜,加杠杆套息,获利颇丰。4月初央行下调IOER(0.72%到0.35%),意在鼓励银行信贷,然而却使债市多头信心得到了更大的激励,市场普遍认为这是央行容忍或者希望看到短端利率继续下降的信号。此时的债市对于货币政策的预期已经偏离中性。随着短期限无风险利率套利行为拉到极低的水平,套利空间收窄,资金沿着收益率曲线向长端延伸,但是因为短端利率下降的太快,因此曲线并没有变平,反而呈现陡峭化的趋势。

5-6月:债券供给压力和持续不断的预期差逆转市场情绪。5月政府债券天量供给,当月净融资超过1.5万亿,但货币政策迟迟不出手补充流动性,政界、学界关于财政赤字货币化的激烈讨论对于市场信心也有一定的冲击。从事后结果来看,尽管央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停止了流动性投放,但疫情期间投入的过量流动性,足以支撑流动性合理充裕,央行的意图也是让短端资金利率回归合理区间。然而随后一次又一次降息或降准预期的落空,特别国债全部市场化发行,这些预期的反差促成了债市情绪从过度乐观向过度悲观摆动。6月23日国开债一级市场3年、5年和10年期国开债发行利率明显高于前一天的到期收益率,其中5年期发行利率高达3.40%,超出6月22日3.07%的到期收益率33个bp,与7年期和10年期中标收益率形成倒挂,标志着债市悲观情绪走到了阶段性的高点。6月23日以后,债市情绪开始回摆,利率收复失地,近几日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在2.85%附近窄幅波动。

上半年债市的焦点在于对政策的博弈。从上半年债市的走势来看,对宏观政策的博弈多于对基本面的博弈。对于基本面,市场从预期混乱到渐渐清晰,这个过程所花的时间并不长,生产的反弹和消费、投资的滞后,在一季度数据公布后大致就尘埃落定,最多只是一些细节预期的修正。而货币政策和流动性对债市的影响是实实在在的,前期对于资金面的乐观情绪和接下来对于央行货币政策的过度悲观才是上半年债市波动的核心因素。

财政力度大致确定,央行态度逐渐明朗后,债市博弈政策的权重在下降,基本面预期博弈的权重在上升。对于政府财政而言,自两会期间政府工作报告发布后,财政的力度就已经大致确定,需要观察的是基建投资的节奏和地方政府的执行力度,对于这一点市场预期相对乐观。对于货币政策而言,疫情特殊时期度过后,特殊时期的货币政策工具逐渐退出,央行对于银行间债券市场的调控将回归正常化。正常化意味着短端资金利率回到利率走廊的合理区间,央行的调控进入随行就市的状态,不会过松也不会过紧。在这种情况下,政策预期差的来源就是基本面的预期差。对于下半年而言,基本面的边际变化可能成为债市博弈的焦点,利率的定价回归基本面。

下半年回归基本面

博弈一阶导还是二阶导?

利率本身就是资产价格的一阶导,若要博弈未来基本面,博弈的是基本面数据的二阶导。资产的收益率是资产名义价格的对数lnPt对时间t的一阶导数,因此,利率从含义上就是一阶导数的概念。从逻辑上看,实际GDP、工业增加值、工业品或者消费品价格等基本面指标是资产价格的同步指标,那么它们的一阶导(如实际GDP增速、工业增加值增速、通货膨胀率)与资产价格的一阶导(利率)也是同步指标。如果我们希望博弈未来利率的变化,从基本面的角度,实际上在博弈的是这些基本面变量的二阶导。从主要经济指标来看,工业增加值的二阶导对长端利率的影响相对显著。

以2009年为例:在2009年的债熊途中,当年的4月和8月均开启了一波短暂的交易窗口,基本面复苏不及预期,是这两次交易机会的主要来源。4月和5月月中公布的3、4月工业增加值增速环比下降,8月月中公布的7月工业增加值增速相对于6月大致走平,短暂“修正”了债市对于基本面过于乐观的预期(当然,这种“修正”从后视镜来看可能是误导),使4-5月份利率明显有所下行,8-9月利率有所犹疑,而后小幅下行。

以刚刚过去的2019年为例:2019年的工业增加值二阶导数对利率走势也有一定的指导意义。去年4月的利率快速上行,既有基本面因素(高频数据向好、房地产市场火热),也有货币政策边际收紧的诱因,即便如此,基本面的表现还是好于市场预期,尤其是3月的工业增加值超出趋势值接近3个百分点达到8.5%,于是利率继续上行。到了8、9月份,三季度疲软的工业生产表现把利率拉到了年内的最低点。直到贸易摩擦有所缓和,央行货币政策趋于谨慎,利率才开始走出上行趋势。下半年偏弱的基本面和贸易摩擦的不确定性最终促使央行在11月开始降息,债市再次转牛。因为叠加了贸易摩擦的扰动,去年利率的变化在很多时候是贸易摩擦主导,工业增加值的二阶导与利率的关系没有2009年那么强。

从2009年债熊期间的回溯可以看到,利率熊市过程中,市场对于基本面的预期差,很可能会打开短暂的交易窗口。

怎么看6月工业增加值的二阶导?

信号出现一定分歧,但总体可以判断6月工业增加值增速的修复“斜率”放缓:

利多基本面的高频信号:发电量可能是一个利多信号。根据国家电网公司公布数据显示,全国发电量继5月份增速明显回升后,6月份正以更快速度增长。6月上旬全国全口径发电量同比增长约9.1%。但是从历史回溯上看,发电量的二阶导大概率与工业增加值的二阶导同向,但是完全没有办法用来判断大小。也就是说,发电量的二阶导没法用来预测工业增加值修复的斜率。

周期行业表现出的很多信号对6月基本面边际利空。受到南方暴雨的影响,螺纹的表需和库存去化都有所放缓,水泥价格也边际回落。投资端逆周期效果可能受到南方强降水过程的影响。6月份南方长江流域主要省份都遭遇了强降水过程,基建等施工建筑活动节奏放缓,螺纹钢需求和库存反映了这一过程。6月中旬开始,全国螺纹钢表观需求明显下滑,螺纹钢总库存也触底回升,其中华东省份和云南、贵州、重庆、湖北等长江流域螺纹库存开始明显累库。降水的持续可能使得6月投资端和生产端难以维持较高的“斜率”复苏。当然,这可能仅仅是推迟复苏的进程,造成短期的预期差。

消费和服务业方面,端午节假期旅游出行消费情况反映出消费的复苏乏力:根据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中心,2020年端午假期全国共接待国内游客4880.9万人次,同比恢复50.9%,实现旅游收入122.8亿元,同比恢复31.2%;与劳动节假期相比,恢复进度分别回落2.7个和5.5个百分点。6月份消费复苏乏力,北京疫情波动可能有边际贡献,但更重要的还是需求整体疲弱。

债市策略

6月的基本面预期差可能为债市打开交易窗口,站在当前的点位可以适当乐观一些。随着疫情过去,特殊时期的政策陆续退出,下半年货币政策可能跟随基本面随行就市。预计债市将回归基本面逻辑,基本面预期差可能打开债市的交易窗口,短期可以博弈6月经济修复斜率不及预期的可能。工业增加值的二阶导或工业增加值增速的斜率可能会有所放缓,如果基于前期的基本面和政策面信号定价,那么债市很可能已经超跌了,接下来基本面复苏或相对乏力、货币政策纠偏后或重新有降准降息落地等等都将捋顺收益率曲线,长端利率可能存在一定的交易机会,我们仍然维持10年期国债收益率水平的中性区间为2.6%-2.8%的判断。

市场回顾

利率债

资金面市场回顾

2020年7月2日,银存间质押式回购加权利率全面下跌,隔夜、7天、14天、21天和1个月分别变动了-25.22bps、-18.04bps、-11.48bps、-3.64bps和-5.82bps至1.71%、1.85%、1.74%、1.69%和1.89%。国债到期收益率大体下跌,1年、3年、5年、10年分别变动-3.00bps、-1.39bps、-2.23bps、1.28bps至2.10%、2.39%、2.58%、2.86%。上证综指上涨2.13%至3090.57,深证成指上涨1.29%至12269.49,创业板指上涨0.20%至2424.39。

央行公告称,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较高水平,可吸收政府债券发行缴款、央行逆回购到期等因素的影响,2020年7月2日不开展逆回购操作。

流动性动态监测

我们对市场流动性情况进行跟踪,观测2017年开年来至今流动性的“投与收”。增量方面,我们根据逆回购、SLF、MLF等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国库现金定存等规模计算总投放量;减量方面,我们根据2020年5月对比2016年12月M0累计增加11403.0亿元,外汇占款累计下降7622.6亿元、财政存款累计增加16016.3亿元,粗略估计通过居民取现、外占下降和税收流失的流动性,并考虑公开市场操作到期情况,计算每日流动性减少总量。同时,我们对公开市场操作到期情况进行监控。

可转债

可转债市场回顾

7月2日转债市场,中证转债指数收于352.95点,日上涨1.70%,等权可转债指数收于1,377.94点,日上涨1.58%,可转债预案指数收于1,107.28点,日上涨1.30%;平均平价为108.31元,日上涨1.77%,平均转债价格为126.77元,日上涨1.18%。261支上市可交易转债(辉丰转债除外),除康弘转债济川转债光华转债横盘外,231支上涨,27支下跌。其中,万青转债(22.01%)、浙商转债(12.42%)和振德转债(10.47%)领涨,凯龙转债(-7.06%)、新天转债(-5.84%)和金农转债(-4.26%)领跌。259支可转债正股(*ST辉丰(维权)除外),除利群股份博威合金合兴转债华通转债横盘以外,220支上涨,35支下跌。其中华钰矿业(10.03%)、浙商证券(10.00%)和航天信息(9.99%)领涨,伊力特(-4.94%)、益丰药房(-4.54%)和利尔化学(-4.53%)领跌。

可转债市场周观点

受制于权重券的回撤,上周转债指数表现不佳。在个券层面,仍旧是明显的分化行情,但有所不同的是,部分强势券波动放大有所调整。在转债个券层面,不少高价强势正股对应的次新转债溢价率也明显较低。实际上股性估值在过去一周也处于回落的趋势之中。极致分化的结构背后投资者的预期也出现了一定的变化。

我们对二季度市场展望的“惊喜”已经渐进尾声。二季度后半段权益市场强势反弹,转债市场虽然受制于溢价率压缩而总体表现疲软,但是在个券层面仍处于既有可为的阶段。基于当前的绝对价格与估值水平,再去用“惊喜”定义行情可能并不贴切。

当前的估值水平已经逐步回归到我们在报告《可转债周报20200525-多一分价值》中所判断的中期目标区间,基于这一我们认为合理的估值水平,转债市场已经具有相对不错的弹性。而在结构上,部分次新券或是高价券的弹性更甚,将会是我们策略重点关注的方向之一。

在过去几份周报中我们已经阐明,当前市场的核心驱动力已经切换回正股因素。不过需要进一步点明的是,自上而下的风格固然重要,但择券的重要性可能会比过去更为突出。在这一层面,市场风格可能会从极致的分化向均衡有所回归,需要明确的是短期只是更均衡而非切换风格。站在转债的配置视角看,随着近期的回撤部分大盘银行转债的高YTM已经具有不错的配置价值,这一思路本身是二季度我们提出的逆周期思维的再扩散。

总体策略上,我们建议在龙头大消费与基建中保有基本的底仓,但是部分高价标的特别是老券仓位需要有所精简与调整;在科技板块中寻找弹性,我们更为看重标的的成长属性,但预计也会成为波动与分化的主要来源;近期有所表现的周期+可选消费仍旧值得关注,但建议进一步扩散去寻找滞涨的板块。

高弹性组合建议重点关注东财转2、博威(楚江)转债、聚飞(木森)转债、海大转债维尔转债家悦转债希望转债顾家转债益丰转债福莱转债

稳健弹性组合建议关注顺丰转债火炬转债裕同转债新泉转债日月转债深南转债瀚蓝转债仙鹤转债天目转债、康弘转债。

风险因素

市场流动性大幅波动,宏观经济增速不如预期,无风险利率大幅波动,正股股价超预期波动。

股票市场

转债市场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利尔化学:上半年净利润同比预增56.72%-62.99%【利尔化学夏志刚】

原标题:利尔化学:上半年净利润同比预增56.72%-62.99% 来源:中证网

利尔化学(002258)7月3日晚披露半年度业绩预告,公司预计上半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5亿元-2.6亿元,同比增长56.72%-62.99%。对于业绩预增原因,公司称,上半年,尽管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公司千方百计保障原材料供应,有效稳定了生产和销售,受部分产品的销售数量增加及销售价格上涨的影响等因素,公司业绩实现同比上升。

  今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81亿元,同比下降3.6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8338.08万元,同比增长15.41%。

利尔化学是全球范围内继美国陶氏益农之后最先全面掌握氰基吡啶氯化工业化关键技术的企业,在国内率先开发出了氯代吡啶系列产品中的毕克草、毒莠定、氟草烟等除草剂产品。目前公司绵阳生产基地是国内最大的氯代吡啶类除草剂系列农药产品研发及生产基地,氯代吡啶类产品技术代表国内领先水平,毕克草和毒莠定原药产销量居全国第一、全球第二。同时,公司全面掌握了草铵膦合成关键技术,现已成为国内最大规模的草铵膦原药生产企业。公司控股子公司江苏快达是国内最早研发、生产、销售取代脲类除草剂、磺酰脲类除草剂、异菌脲杀菌剂的厂家,是国内重要的光气类除草剂生产企业。

(原标题:利尔化学:上半年净利润同比预增56.72%-62.99%)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猜你喜欢